而这一次

发布日期: 2019-10-16 16:08:38 浏览次数: 5 作者:

我向北,昼色向南,天黑的总是很早。几乎是一眨眼的时间,世界便穿上了薄薄的黑纱,记得上一次我回家时,天色还算理想。总归是看得见路的,而这一次,我乘着夜色而归;天空黯淡无光,我便早早的收拾东西;下午第一节课下课以后;只待第三节课顺利。

便可以回家了,恰恰好!归心似箭这个词语用在这里。虽然家中无人倚门望儿归;但我仍然思念着。渴盼着去拥抱家里那床厚重的棉絮,摩托车的马达没有一刻停止过叫嚣。风一样驶过。暗绿色的树木。

随着天光愈短。

隐隐约约几声清妙的鸟叫声传至耳畔。绵长又急切,我的心里开始不安起来。怎么白天短暂的路程到了晚上就变得那么漫!

一路上。只是他偶尔会问我几个问题,我和摩托车司机没有过多的交谈;我答的都很简短,生怕自己的多话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杀身之祸?散乱的头发掩住了我的。

又窄又长,

颈项不断传来的寒意昭示着天气的寒冷,摩托车昏黄的灯光掀开了马路真实的面孔。眼前的景色变了几变。摩托车绕过了一个又一个弧度较大的弯角,我不禁胡思乱想,这司机不会是想要把我带去某个山野杀人灭口吧!我瞅视着道路两旁,发现有几处民房连着倒退。狗吠声。

假如我半夜逃命。

凭我八百米都要喘上一喘的体力又怎么敌得过两只轮子的机动车呢?实在是太令人费神了,中途我打开手机查看时间,惊讶地发现时间离我坐车开始,连一半的零头都没有到;心顿时又落了几落。这条路将学校和家连成。

可是我不甚熟悉;何谈辨别方向;黑夜中的景物没什么看头?我的一颗心悬在浮云枝头,忽上忽下的。一个人回家,一个人在夜色中行行,一个人抱着不安的心很怕半路被劫杀;鄙人如今快满十七岁,高三便已是名副其实的成年。

天色已晚,

即使杀人案多发,但我也有一辈子平平安安度过的那个运气吧!到家的时候,我背着书包走了一段小路,那摩托车司机收了我二十五元;直到我走到一盏明亮的路灯下:小路上的灯影闪烁。那灯黄澄澄一片。瞬息间,犹如温煦,我听见了夜的呼吸声。我心。

相关热词:

相关内容
推荐链接
最近更新